首頁 >> 哲學 >> 哲人專欄
李德順:論當代中國的“人民主體”理念
2020年01月17日 14:40 來源:《哲學研究》 作者:李德順 王金霞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作者:李德順 王金霞,中國政法大學人文學院

  原載:《哲學研究》2016年第6期

  內容提要:當代中國確立的“依法治國”原則,是堅持人民主體地位的必然結論和必要政治形態。但由于對“人民主體”概念理解的缺失,現實中卻產生了種種疑問和歧義。本文力圖從哲學、歷史和文化的角度恢復“人民”概念的本義,明確人民作為社會生活的實際承擔者和現代文明的最高價值主體的意義,著重分析論述了在我國社會主義政治文明建設中,人民既是民主的主體,也是法治的主體。“法治中國”的建設,人民不能缺席,不能被分解和虛化。

  關鍵詞:人民;人民主體;公民;法治中國

  On The Idea of ‘Taking the People as the Subject’ in Contemporary China

  Abstract: The establishment of the principle of “rule of law” in contemporary China is the inevitable conclusion and the necessary polity of insisting the idea of ‘taking people as the subject’. However, since the concept of ‘taking people as the subject’ fails to be understood fully in reality, questions and ambiguities about it exists accordingly. This article tries to reconvert the original meaning of the concept of “the people” from the aspect of philosophy, history and culture, and clarifies the significance of the people as the real undertaker of social life and the highest value subject of modern civilization. It focuses its analysis and discussion on that the people are the subject of democracy as well as rule of law in the construction of socialist political civilization. To build a “China under the rule of law”, the people cannot be absent, disintegrated or ignored.

  Keywords: The People, Citizen, Taking the People as the Subject, China under the Rule of Law

  【正文】

  近百年來的實踐證明,人民民主并不會自發地、無障礙地實現。無數經驗教訓表明,人民民主若不進一步具體地全面地落實為“法治”,所謂人民民主就會始終處于“被虛無化”的狀態,不能成為現實;而法治若不以充分落實和保障人民當家作主的權益為實質,則會流于權勢博弈甚至暴力專制的工具;這兩種情況都必然與社會主義的本質相悖謬。因此法治與民主不可分離----對這一歷史啟示的領悟,正在形成一個共識。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把“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確立為不可動搖的原則,應該說是一個里程碑式的標志。

  但是,關于如何理解“人民”和“必須堅持人民主體地位”的意義,我們在理論和實踐上都還有一些問題需要正視。

  一、“人民”概念的由來和意義

  “人民”究竟是誰?要全面地理解這一觀念的來歷和本義,就需要對中西“人民”概念的歷史演進加以考察,才能有所深入。

  中國古代的“人”與“民”一般是分開來使用的。神話中有女媧造人的傳說,表明“人”是由天地神明特別創造的、在世間萬物中最接近神的一個“類”。因而與其他生命物種相比,中國古代就有“天地之性人為貴” 的說法。但是,人與人之間卻并非是等價的,自古以來就有“天有十日,人有十等”的說法,意味著現實的人被劃分了高低貴賤的等級,有的是“人”,有的是“民”。 大人、君子、王侯將相等上層人群是“人”;與上層相對的下層人群則是“民”。所以“民”的稱呼多是從統治與被統治的角度去指稱下層臣民百姓、普通大眾,即“治于人者”。無論西周的“明德慎刑,敬天保民”,還是《尚書·五子之歌》中“皇祖有訓,民可近不可下。民為邦本,本固邦寧”,亦或《論語》中“慎終追遠,民德歸厚”,《孟子·盡心上》中“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凡此類說法都是如此。所以《說文》將“民”字解為:眾萌也,從古文之象。“眾萌”釋為眾人懵懂無知的樣子 。

  當然,由于“民”最終也從屬于“人”,所以“人民”有時可以合在一起使用。但合在一起時,大多從“民”之義,而較少從“人”之義。如《孟子·盡心上》:“諸侯之寶三:土地、人民、政事。”又如《周禮·地官》中“質人掌成市之貨賄,人民、牛馬、兵器、珍異,凡賣者,質劑焉”,這里的“人民”極有可能是和牛馬等一起出賣的奴隸。

  在西方,人是上帝按照自己形象創造的、世界萬物中最高等的生命。“人民”一詞在古希臘為demos,與民主的詞根相同,意思是城邦(polis)的平民。在柏拉圖的筆下,平民就是自食其力,沒有多少財產,不參加政治活動的居民。  隨著社會分化,公民(polites)成了和人民(demos)相對的概念。亞里士多德的公民定義是:凡是有權參加議事和審判職能的人,我們就可說他是那一城邦的公民;城邦的一般含義就是為了要維持自給生活而具有足夠人數的一個公民集團。  由于古希臘城邦有不同的政體,公民的范圍也不同。例如在平民政體中,工匠和傭人都是公民;在貴族政體中,公民的條件是需要憑功勛和品德;在寡頭政體中,公民需要很高的家產條件;但婦女、奴隸始終不是公民。可見那時的“公民”,與我國古代的“人”相近。

  古羅馬共和國時期的平民相對于貴族而言,則有點與我國古代的“民”相近。當時的政治格言稱 “‘一個平民不能成為一個大氏族的成員’(Plebs Gentem non habet),《十二銅表法》也規定,平民和貴族不得通婚。  此時期populus(指人民)和 plebs(多指平民)有明顯的區分,羅馬人民是指本土居民,平民則屬于外邦人,多來源于被征服地區。在羅馬法時代,法律并沒有規定人民的概念,公民(civis)和市民也沒有明確的區分。市民權即類似于今天的公民權。  只有貴族家長才是市民權的主體,市民的家屬以及平民則都不是。后來隨著社會進步和商品經濟的發展,開始出現了市民政治身份與民事身份的分離,市民在公法中的權利(如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控制比較嚴格,在私法中的權利則逐漸放松,市民權尤其是市民私權的主體范圍不斷擴大。到從公元212年起,居住在羅馬帝國境內的居民或臣民一般都可以取得市民權,甚至奴隸也享有部分的私權。

  可見歐洲古代和中國古代一樣,現實的人也按照其是否具有獨立人格和一定社會地位而被分類,分別冠以不同的名稱,如人與民、公民與非公民、市民與非市民等。那時連“人民”這個整體概念也還未形成,偶爾出現的“人民”之稱,其涵義也主要是指代社會的底層和弱勢群體。

  總之,“人民”曾長期被看作是被神和權勢所疏遠、憐憫、駕馭、微不足道的蕓蕓眾生,所以它也不被當作是一個值得認真對待的字眼。這種情況在歐洲17世紀啟蒙運動中發生了根本改變。啟蒙運動倡導的人的自我解放,使“人民”逐漸成為一個神圣的字眼,甚至取代神而成為信仰和尊崇的對象。曾幾何時,在亞里士多德那里,需要專門論述的是“公民”;而到了盧梭這里,則要用專章討論“人民”,并意在探求人民的意志是唯一的法律。 “人民主權(主權在民)”論的確立,意味著不再去分析人民的內部構成,而是通過把人民作為一個抽象的整體,賦予其最高的合法性和正當性。它強調主權者、立法機關、政府機關都要從人民那里尋求合法性的來源。如果說,已往對人民的理解是從“民”不從“人”,那么現在則開始走向“合民以從人”。這就使現代意義上的“人民”話語得以形成了。

  從實踐上看,人民范疇和人民主權理論對法國大革命和美國獨立戰爭產生了巨大影響。1776年的美國《獨立宣言》和1789年的《人權宣言》都直接吸收了人民主權理論,把它作為一個基本的憲法原則和立國原則被確立了下來。與之相應的是,“人民”的具體范圍也在實踐中不斷擴大。在美國建國初期,立憲精英所稱的美利堅合眾國人民,曾有一個約定俗成的范圍,即僅指居住在美國具有一定財產且信奉基督教的成年白人男性,而婦女、未成年人、非公民、沒有財產的人、非白人和非基督徒等則不能享有選舉權。  而現代的人民概念則具有了多元融合的特色,婦女、黑人、亞裔人、印第安人、有穆斯林信仰的人等等,都已納入美國人民的范圍,并且擁有公民權。一般民眾也可以人民的名義獲得交流和溝通,這也使得人民概念獲得了豐富積極的內涵。“人民”進而成了一個國際話語,可以突破一個國家的范圍,成為國際通行的語言。

  美國學者喬萬尼·薩托利曾經從詞源學和政治學角度總結了“人民”的六種涵義:首先人民字面上的含義是指每一個人;二是指一個不確定的大部分人,一個龐大的許多人;三是指較低的階層;四是指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一個有機整體;五是指絕對多數原則所指的大多數人;六是指有限多數原則所指的大多數人。 事實上,這些人民的涵義都可以找到特定的歷史范型與之對應。如果按照這個總結,在中國歷史上的人民概念,大體上屬于他說的前三種,特別是第二、三種涵義。而后三種涵義,則是我國進入近現代階段才逐漸形成的理念。這一點與西方近代革命思想的影響,特別是與馬克思唯物史觀的傳入有關。

作者簡介

姓名:李德順 王金霞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哥哥干_色哥哥_哥哥去_坏哥哥_哥也色蝴蝶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