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石魯: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
2020年01月17日 11:40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陳思靜 字號
關鍵詞:中國化;傳統藝術;文藝

內容摘要:他是“五四”運動同齡人;他的代表作是中國國家博物館的鎮館作品之一;他提出“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的藝術主張對藝術家影響深遠;他不僅是藝術家,還寫過劇本。

關鍵詞:中國化;傳統藝術;文藝

作者簡介:

    他是“五四”運動同齡人;他的代表作是中國國家博物館的鎮館作品之一;他提出“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的藝術主張對藝術家影響深遠;他不僅是藝術家,還寫過劇本。他就是石魯。即日起至2020年2月9日,“藝道長青——石魯百年藝術展”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這是迄今為止石魯藝術最完整的一次呈現,展現了石魯在藝術創作各個階段中的創作思想與主題、創作樣式與技法,以及經典作品創作過程中的速寫、手稿和創作草稿,反映了石魯藝術在時代背景下作品題材的變化及其歷程演繹中所形成的獨特風格。

  石魯原名馮亞珩,是中國共產黨在延安時期培養出來的革命文藝家代表之一。他在眾多藝術領域皆有建樹,其山水、人物、花鳥、書法、印章、詩詞、文學、藝術理論等方面獨創一格,作品個性鮮明,具有強烈的時代感和前瞻性。“他是具有創新精神的革命藝術家,革命的藝術和藝術的革命是他身上兼有的兩種品格。”中國美術館研究員劉曦林說。

  在傳統與生活之中找到藝術的生長點

  延安是這場革命的起點。1939年,這個來自四川書香門第的“馮門九子”毅然投筆從戎,從家鄉奔向延安。在延安,因追慕石濤和魯迅,他改名石魯,由此開啟了他歷經革命風雨、在戰斗中創作不息的一生。從1940年起的10年間,他創作過許多反映抗日戰爭和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木刻版畫作品及其他多種形式的藝術作品。他參加了轉戰陜北戰爭,這為他后來的代表作《轉戰陜北》提供了情感支撐。同時他也是1942年延安文藝座談會的參加者。劉曦林說:“他把毛主席《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變成自己的思想,這是時代的選擇。他把時代的選擇變成了個人的選擇,自覺地進入了時代的變革中。”

  “五四”運動以來,中國畫受到了西方藝術的沖擊,一代一代的藝術家都在探索中國畫變革的問題。傳統中國畫藝術是否只有經由西洋繪畫的改造,方能承擔起表現新時代內容的使命和任務?這是石魯在上世紀50年代中后期思考的重大問題。1955年至1956年的印度、埃及寫生之旅使他認識到:只有繼承和發揚中華民族獨特的傳統繪畫藝術,才能在世界藝術之林中立足。此時的石魯,開始反思早期水墨畫技法中的西洋畫傾向和美學上的情節化傾向,苦讀中國古典美學著作,臨摹歷代名家法書、繪畫,從傳統文化中汲取養分并豐富自己的藝術創作。

  在四川大學教授林木看來,從1959年開始,石魯的畫風開始轉變,“1959年之前是以形寫神,之后是以神造形”。1959年,中國美協西安分會中國畫研究室成立,石魯主持工作,提出了著名的“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的創作原則。“這對當時的藝術家有著重要的啟發意義。”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邵大箴說。上世紀50年代初期,中國美術界認為傳統不如寫生重要,因此“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在當時十分具有開拓性。“一手伸向傳統,一手伸向生活” ,也就是在傳統與生活之中找到藝術的生長點。

  也是在1959年,石魯創作了其代表作《轉戰陜北》。

  不得不說的《轉戰陜北》

  創作于1959年的《轉戰陜北》是為慶祝新中國成立十周年而創作的,是描繪毛澤東轉戰陜北的歷史題材創作。石魯花三個月完成了這幅畫,他畫了很多草圖,此次展覽首次將《轉戰陜北》原作與17件珍貴的創作手稿一并展出。這些草圖描繪了毛澤東在路上和百姓交談的樣子、看莊稼的樣子等,作品最終沒有直接呈現戰爭的場面,沒有一兵一卒,看上去好像一幅陜北風景畫,毛澤東站在山邊眺望遠山,給人留下無盡的想象。

  “他沒有畫千軍萬馬,千軍萬馬在畫外,在軍事家的運籌帷幄之中。”劉曦林說:“負責這次革命歷史題材創作的羅工柳曾說:這張畫好就好在以少勝多,以小見大,這是革命歷史畫的一大飛躍,我也想畫這樣的題材,到陜北沿著轉戰陜北的路線走了一趟,但不敢,大有李白‘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的心態。”

  石魯認為革命歷史題材的創作不是場景再現,需要藝術家認真思考造型藝術的規律,力求在構思立意上新穎、豐富、含蓄,并對特殊形象和歷史事件有具體的感悟,賦予作品革命史詩般的價值。他在《新與美——談美術創作問題》中曾說:“表現使人驚心動魄的建設和英雄的斗爭事跡,還必須有宏偉的氣魄和遠大理想的藝術創造。所以追求革命浪漫主義的理想和現實主義精神相結合,正是造型藝術的新的重要課題。”《轉戰陜北》解決了用造型表現精神的問題,邵大箴稱它“把現實主義題材和革命題材主題性創作發揮到極致”。

  但當時,這幅作品讓石魯備受爭議,他被批為“野、怪、亂、黑”。他寫打油詩回應:“人罵我野我更野,搜盡平凡創奇跡。人責我怪我更怪,不屑為奴偏自裁。人謂我亂不為亂,無法之法法更嚴。人笑我黑不太黑,黑到驚心動魂魄。野怪亂黑何足論,你有嘴舌我有心。生活為我出新意,我為生活傳精神。”

  用中國畫的筆墨表現黃土高原

  《轉戰陜北》另一個重要特點是用寫實手法將陜北高原植入真實時空的描繪中,這也是石魯的示范性之一。陜北高原的繪畫技法在古人的畫譜里并無詳細記載,無前例可循,但對石魯而言:“我們在西北久了,對黃土高原的風物人情印象要深刻些。像華山,它是那么渾厚雄偉;陜北也另有風味,像洪水剛剛沖刷了的大地。看慣綠洲景觀的人,會覺得它太干枯,但它有它的美。大自然給我們這樣許多啟發,古人如荊浩、關仝,也找到了雄渾的特色。”于是他用畫筆描繪秦嶺、秦川和西北黃土高原的雄偉、剛健、純樸。

  “石魯創造性地解決了用中國畫的筆墨表現西北高原的山川地貌,尤其是黃土高原的命題。”《美術》雜志社社長兼主編尚輝說。如《轉戰陜北》《南泥灣途中》《赤崖映碧流》等作品,顯示出他對陜北高原獨特的審美感受和對審美客體的尊重。

  在石魯的推動下,長安畫派由此誕生。這個新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在北方誕生的畫派,以西北自然、風物、人情為主要載體,將新時代革命浪漫主義價值理想和陽剛雄偉美學思想相結合,在展現社會主義革命、建設與時代風格、中國畫的創新與民族繪畫語言探索、西北繪畫題材的發掘與開拓等方面,都走到了時代的前列。作為長安畫派理論旗手和集群風格設計者,石魯功不可沒。

  1970年之后,經歷過肉體和精神折磨幾度死里逃生的石魯重新拿起畫筆。雖然石魯后期沒有再畫主題性創作,但在藝術風格和筆墨表現上卻更加精到,境界體悟上也更加深遠。在他生命的最后,他說:“我每一分鐘都在搏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死去,我還有許多事情沒有做:有許多本子,我還要寫東西;存了多年的宣紙,還沒有畫完……”

  展覽最后展出了石魯寫的“藝道方長”四個大字。正如他所說:“我的藝術道路還長著呢。”

作者簡介

姓名:陳思靜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哥哥干_色哥哥_哥哥去_坏哥哥_哥也色蝴蝶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