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思想政治教育 >> 方法論
思想政治教育有效利用人工智能的分析
2020年01月13日 09:57 來源:《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研究》2019年第3期 作者:武東生 郝博煒 字號
關鍵詞:思想政治教育;人工智能;有效利用

內容摘要:思想政治教育應以我為主融合人工智能的發展成果,努力塑造和培育具有主動學習力、溝通力和創造力的“人工智能時代的原住民”。

關鍵詞:思想政治教育;人工智能;有效利用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武東生,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郝博煒,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天津 300350)。

  內容提要:近年興起的人工智能第三次浪潮取得了諸多突破性進展,基于大數據、深度學習、強算力的優勢,人工智能以更為廣泛和深入的方式開始參與人類學習、工作和生活的重塑。目前,思想政治教育在努力實現與人工智能的結合并在一些工作領域取得若干成效的同時,面臨了許多挑戰和實際問題。思想政治教育應以我為主融合人工智能的發展成果,努力塑造和培育具有主動學習力、溝通力和創造力的“人工智能時代的原住民”。

  關 鍵 詞:思想政治教育 人工智能 有效利用

  標題注釋: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規劃基金項目“改革開放以來思想政治教育學術史研究”(16YJA71 0023)階段性成果。

  “人工智能”的概念最初是在1956 年達特茅斯會議上提出的,原指“擁有模擬能夠被精確描述的學習特征或智能特征的能力的機器”。[1]經過60 多年的進化,人工智能已經在諸如語音翻譯、無人駕駛、醫學影像等領域取得了實質性發展。今天,所謂“人工智能”,是指由人工設計的裝置,為了完成人所規定的任務,這種裝置具有通過人工設計的算法和由人工直接或間接提供的數據所學習形成自主感知、認知和決策的能力。盡管人工智能還面臨著數據、能耗、語義鴻溝等發展瓶頸,但它已經深度走入了人們的學習、工作和生活場景,開始實際地參與人類學習、工作和生活的重塑。

  人工智能的發展在促進時代進步,為人類的學習、工作和生活注入新動能的同時,也給人們的社會生活特別是經濟增長、國家安全、社會交往等諸多方面帶來了新的挑戰。在黨和國家的工作中,思想政治工作被喻作經濟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線”,一向受到高度重視。今天,無論有關工作者是否關注人工智能的發展、如何看待人工智能與思想政治教育的關系,在人們的社會生活中居于顯要位置的思想政治教育,將不可避免地受到人工智能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在人工智能快速進步的背景下,思想政治教育與人工智能相結合的實然狀態如何?當下的人工智能及其進一步的發展,給思想政治教育帶來了怎樣的機遇和挑戰?立足“教育史上的重要拐點”,[2](P63)思想政治教育者深入思考并認真回答這樣的問題,從而切實承擔在培養“人工智能時代的原住民”過程中的應盡責任,無疑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思想政治教育與人工智能相結合的實然狀態

  人工智能有機融入思想政治教育,不僅能顯著提高思想政治工作的效率,還可能深刻改變思想政治工作的傳統生態,這源于人工智能擁有強有力的三大基石——大數據、深度學習和強算力。

  大數據。數據是一種資產,是一種待挖掘的資源。信息的數字化增加了人們對生活世界的了解,使人們以某種新的方式感知事物、預測事物的變化和發展。大數據是信息的集合,它不僅具有數據量巨大的特征,還具有多維度和完備性兩個特征。多維度即通過分析不同維度的信息來加以認識和進行預測,如天氣的預測要通過分析空氣濕度、氣壓信息、云圖信息等多個維度的信息來實現。完備性即全面地統計、收集齊事物某一方面乃至全部的數據,如把近14 億人的面孔或指紋甚至所有的基本信息全部收集齊就是典型的完備數據。

  深度學習。如果說大數據是原材料,那么深度學習就是原材料加工過程。通過深度學習,人工智能在分析大數據的基礎上,可以自己就某一事物分析特征、發現規則。傳統的計算機需要專家來預設操作路徑與模型,而人工智能可以通過深度學習自主實現模型的漸進性總結。同時,人工智能的深度學習還具有接受外部反饋的能力,可以通過與外界廣大用戶的頻繁溝通互動,改進、提升自己現有的知識理解水平,逐漸向真實的人類思維和智慧接近。

  強算力。大數據給深度學習提供了充足的素材,而這些素材的加工處理則離不開強算力。人工智能的深度學習建立在大量數據的綜合分析上,同樣量度的數據,運算越快,單位時間內嘗試的次數就越多,結論也就越準確,能夠積累的經驗也就更豐富。因此,強算力對人工智能不斷提升智能水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思想政治工作者表現出對快速發展著的人工智能的興趣,以十分積極的姿態在自己的工作中引入人工智能,使人工智能在思想政治教育領域的應用范圍不斷擴大。自主在線學習平臺、自動化測評系統、智能導師系統等已經走入實際的思想政治教育教學場景,使思想政治教育朝著“智能化”方向快速邁進。自主在線學習平臺是根據學生在線學習的課堂表現、作業完成情況等歷史學習數據,預估學生未來的學習表現,智能化地為學生推薦最合適的學習內容和學習方法。自動化測評系統在教學活動中統計學生回答問題的正確率、發現集中錯誤點等,達到在教學活動結束時及時將學生學習情況反饋給教師,使教師能在第一時間回應學生的疑問,彌補教學過程中出現的知識漏洞。依靠自主學習平臺和自動化測評系統,思想政治教育者通過人機交互的教學方式,一方面全方位掌握本專業領域的科研成果,不斷擴大為學生傳授知識的廣度與深度;另一方面根據評價系統的自動評測,快速接收學生對課程內容掌握程度的反饋,從而及時調整授課內容的重難點設置、改變教學策略和采用更適宜的方法。

  目前,人工智能進化的第三次浪潮已經步入應用發展期,在一些特定領域取得了引人注目的進展。然而,就總體而言,今天的人工智能還是一種專用(弱)人工智能,其發展水平仍處于“沒有人工,就沒有智能”的階段。一方面,弱人工智能沒有自我意識,只能按照人類設定的程序在特定領域完成任務,不具備獨立意愿和自我訴求,缺乏綜合的學習能力,只能在某一特定方面發揮作用,解決單一的問題。另一方面,盡管人工智能模擬、延伸、擴展了人的部分智能,在綜合能力方面大大超越了一般機器,但人工智能的本質是計算,[3]弱人工智能只具備科技屬性,不具備人類所特有的社會屬性和心理屬性。人是一種理性動物,更是一種情感動物,人有七情六欲、有理想信念、有使命擔當;人工智能畢竟是一種毫無人類感情、只懂得冷冰冰的數據的理性機器。人與人之間的對話會帶有言外之意,人工智能卻只理解語句的表面含義,無法弄懂其深層含義。此外,人工智能也無法辨別幸福、快樂、滿足等這些類似的情感間的差異。這些因素都降低了人工智能對很多事情的判斷水平,導致其僅能與人類進行單一、淺易的溝通。

  弱人工智能缺乏創造力、復雜溝通力和綜合學習力的“人性缺失”,使得它在當前與思想政治教育的結合只局限于教育教學領域的淺表層面,側重于增進知識與技能的單向傳授。在有效的思想政治理論教育教學過程中,內容上的針對性和方式方法上的因材施教,重要性不言而喻。教育教學真正做到有針對性和因材施教,需要施教者對參與教育教學過程的各種因素有充分的了解和把握。在目前思想政治理論教育教學中,人工智能譬如自主在線學習平臺,只用作對學習者某些方面靜態信息的統計分析,像學生學習進程、質量等,未能獲取和處理學生在實際學習情景中的動態信息,更沒有收集整理涉及教學的各種因素的完備數據,因此而推薦的學習方案,對學習者的個性化服務存在著精準性不佳的問題。大數據技術體系的理論支撐是概率論,統計分析學生數量、學習章節進度、作業正確率、集中錯誤點等獲取的數據并不足以使教育者充分把握學生真實的學習狀況,單憑自動化評測系統的人工智能來設計教學過程、決定教學策略和選擇教學方法,教育教學難免缺乏針對性,教育教學過程也難以做到因材施教。

  當前的思想政治教育,主要集中在實際的教育教學過程中引入和使用人工智能,思想政治教育與人工智能的相結合,還停留在淺表的層面上,對改進和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作用還很有限。同時,人工智能作為一種新技術介入思想政治教育,還造成教和學過程中的一些新問題的產生。

作者簡介

姓名:武東生 郝博煒 工作單位:南開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課題: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研究規劃基金項目“改革開放以來思想政治教育學術史研究”(16YJA71 0023)階段性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哥哥干_色哥哥_哥哥去_坏哥哥_哥也色蝴蝶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