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印度對“一帶一路”倡議態度的調查與分析
2020年01月17日 09:52 來源:《世界民族》2019年05期 作者:王延中 方素梅 吳曉黎 李晨升 字號
關鍵詞:印度;“一帶一路”;中印關系;南亞地區

內容摘要:

關鍵詞:印度;“一帶一路”;中印關系;南亞地區

作者簡介:

  摘要:印度是中國重要鄰邦,對于“一帶一路”倡議在南亞地區的順利實施具有關鍵意義。印度對于“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比較復雜,目前仍然是“一帶一路”沿線沒有加入的少數國家之一。印度官方對于“一帶一路”倡議表示反對,但積極參與了亞投行等與“一帶一路”相關的基建項目;印度學界與官方態度基本一致又多元并存;企業和地方政府相對靈活,參與中印合作的呼聲較高;民間社會容易受不同政黨主張左右,呈現中間搖擺狀態。印度態度的發展變化,既有歷史因素的影響,也有現實利益的考量。要爭取印度參與共建“一帶一路”,鞏固和發展中印關系,需要從多方面進一步開展工作。

  關鍵詞:印度;“一帶一路”;中印關系;南亞地區

  作者簡介:王延中,研究員;方素梅,研究員;吳曉黎,副研究員;李晨升,助理研究員,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北京,100081

  一、問題的提出

  2019年4月25日至27日,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順利舉行,來自150多個國家和90多個國際組織近5000名外賓出席本屆高峰論壇。據統計,首屆高峰論壇以來及第二屆高峰論壇期間,各國政府、地方、企業等達成了一系列合作共識、重要舉措及務實成果,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成果可分為為6大類283項,包括中方打出的舉措或發起的合作倡議、在高峰論壇期間或前夕簽署的多雙邊合作文件、在高峰論壇框架下建立的多邊合作平臺、投資類項目及項目清單、融資類項目、中外地方政府和企業開展的合作項目等。①正如習近平主席在本屆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發表的主旨演講所言,從亞歐大陸到非洲、美洲、大洋洲,共建“一帶一路”為世界經濟增長開辟了新空間,為國際貿易和投資搭建了新平臺,為完善全球經濟治理拓展了新實踐,為增進各國民生福祉作出了新貢獻,成為共同的機遇之路、繁榮之路。

  印度是中國的重要鄰邦,是南亞地區的重要國家,對于“一帶一路”倡議能否順利在南亞地區落地生根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作為“一帶一路”所輻射的地區大國之一,印度政府對“一帶一路”的態度經歷了發展變化的過程。“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在印度社會引起極大反響,新當選的莫迪政府比較謹慎,沒有進行表態,直至2016年,印度才公開表示拒絕參與“一帶一路”,理由是中巴經濟走廊作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穿越印度主張的克什米爾地區,侵犯了印度的主權,印度無法在這種情況下參與“一帶一路”。③5年來,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以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和民心相通為主內容扎實推進,取得明顯成效,一批具有標志性的早期成果開始顯現,參與各國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對共建“一帶一路”的認同感和參與度不斷增強。①建“一帶一路”倡議及其核心理念被納入聯合國、二十國集團、亞太經合組織、上合組織等重要國際機制成果文件。隨著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和組織不斷增多,印度成為少數游離于“一帶一路”之外且仍然保持疑慮與警惕的國家之一。

  南亞地區在地緣政治、宗教關系和文化多樣性等方面存在許多挑戰,在經濟發展方面同樣存在巨大的潛在機遇。因此,“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特別是2017年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以來,印度對于“一帶一路”倡議的態度受到了中國學界的高度關注,并試圖從歷史與現實背景中尋找原因。有的學者認為,印度社會對“一帶一路”的看法一開始就存在較大分歧。一方面,不少分析認為,“一帶一路”將給印度經濟發展帶來重大機遇,印度需要把握良機;另一方面,有分析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重塑亞太格局的大戰略,將導致中國更大程度地進入印度的南亞“后院”,給印度帶來長遠的戰略憂患。②有的學者對相關媒體報道進行了統計,指出2017年《今日印度》涉及“一帶一路”的報道共計339篇,其中積極報道80篇,占24%;中立報道119篇,占35%;消極報道140篇,占41%。③有的學者指出,印度大量的文章、評論、社論等都認為,“一帶一路”不過是中國全球影響力標志著一個由亞洲主導的新秩序的到來,而印度不能把自己排除在這個新秩序之外,應該派觀察員參加在北京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①

  上述情況說明,印度社會對于“一帶一路”的態度與認知處于發展變化之中,但一直是疑慮謹慎的態度占據主流,亦不乏理性思考和正面支持的聲音。繼續加強對這一問題的關注,有助于“一帶一路”在南亞地區的推進,有助于鞏固和發展中國與印度的政治經濟文化交往。為此,我們于2018年7月下旬至8月上旬期間,赴印度開展調研,與從事國際關系、中印關系以及社會學、經濟學、宗教學等領域研究的印度學者進行座談和交流,②一起探討“一帶一路”相關的學術問題,了解他們對“一帶一路”的觀點和看法。本文在實地調研的基礎上,結合相關文獻及研究成果,力圖對印度智庫及學術機構對“一帶一路”倡議態度進行分析,并提出相應的對策和建議。

  二、印度國情與中印關系狀況

  印度全稱印度共和國(TheRepublicofIndia),其地處南亞次大陸,東瀕孟加拉灣,北抵喜馬拉雅山,西面阿拉伯海,南臨印度洋,分別與中國、尼泊爾、不丹、孟加拉國、緬甸、巴基斯坦、斯里蘭卡接壤或相鄰。印度國土總面積約298萬平方公里(不包括中印邊境印占區和克什米爾印度實際控制區等),面積居世界第7位;人口13.24億,居世界第2位。印度語言繁多,被百萬以上人口作為母語使用的語言就有30多種。印度宗教繁雜,世界各大宗教在印度都有信徒,其中印度教教徒和穆斯林分別占總人口的80.5%和13.4%,③余為錫克教、佛教、看那教、拜火教、巴哈伊教、基督教等宗教的信徒。

  1947年印度獨立以后成為一個議會制民主國家。在過去的70多年間,印度經歷十多次大選,每一次都保證了國家政權的平穩過渡,體現了該制度在印度社會的適應性,以及社會矛盾的調節能力。在經濟上,20世紀80年代以前印度一直實行政府管制下的混合經濟模式,建立起一套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和國民經濟體系,形成了自我發展的能力,但因缺乏競爭機制,導致生產效率低下,經濟增長緩慢。自1951年至1977年國民經濟平均年增長率為3.65%,1978年至1979年度國民生產總值為1071億美元,人均166.9美元。印度被列為世界最貧困的國家之一。隨著周邊國家經濟的快速發展,印度于20世紀90年代初期拉開了經濟改革的大幕,提倡自由化、市場化、全球化和私有化,鼓勵競爭,擴大開放,使印度經濟年均增長5%—7%,經濟實力明顯增強,特別是在信息產業方面異軍突起,成為世界軟件開發中心。④2014年,莫迪成為印度第15任總理,進一步加快了改革的步伐,推出一系列振興經濟、改革政府的政策措施。除了繼續推進市場化、全球化改革外,莫迪政府還提出了龐大的“供給側”改革計劃,主要內容包括“印度制造”計劃、“數字印度”計劃和“民生保障計劃”,并出臺了相應的配套措施。⑤莫迪政府的發展戰略轉型取得了顯著成效,2015年和2016年,印度經濟增長率分別高達7.2%和7.6%,連續兩年成為全球增長最快的大型經濟體。其經濟總量不斷擴張,分別達到105.2萬億盧比和113.5萬億盧比。人均GDP增速由2013年和2014年4.3%和5.3%,提高到2015年和2016年的5.9%和6.2%;人均GDP也從2014年的79412盧比,增加到2015年和2016年的86879盧比和93231盧比。①2017年,印度GDP增長速度下降到6.7%,2018年又回升至7.3%,在大型經濟體中居首位。同時,印度的其他主要經濟指標也比較好。例如在2018年,印度的貿易赤字占GDP的7.6%,雖高于前兩個年度,但仍然低于2012年時的10.41%;財政赤字占GDP的3.31%,低于2012年時的4.93%;通貨膨脹率為2.63%,也低于2012年時的10.05%。②據印度《經濟時報》刊文,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日前發布2018經濟展望報告稱,2019—2020年印度經濟增速有望繼續保持7.5%。③盡管莫迪政府的經濟改革依然存在不少問題,如過于偏重GDP績效、輕視民生及基礎教育,以及行政能力不足等,④近年來印度經濟的大幅增長,依然給印度社會以極大的振奮,國際社會也普遍持樂觀態度。印度的大國心態不斷強化。

  中印關系進程比較曲折。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兩國建立了外交關系,曾經有過一段比較甜蜜的時期。然而,由于歷史遺留的問題,中印在邊界領土上存在眾多糾紛,印度政府不顧中國政府希望“談判解決領土糾紛”的合理訴求,反而采取強硬措施,向非武裝化的爭議地區派兵,終于引發了1962年的中印邊界戰爭,并遭受慘敗,形成歷史積怨,至今印度許多軍政要人以及百姓都對那場戰爭耿耿于懷,對中國充滿敵意和不信任感。除了領土糾紛,中印還在聯合國改革、核武器試驗、巴基斯坦事務、中國西藏達賴集團流亡政府等問題上存在重大分歧,影響了兩國在經濟等方面更加深入的合作。⑤特別是印度一直將南亞地區和印度洋視為自己的勢力范圍,對與中國接壤的幾個小國極力拉攏和控制,甚至將錫金并入印度領土。1976年中印雙方恢復互派大使后,兩國關系逐步改善。自1988年印度總理拉吉夫·甘地訪華后,印度國家領導人相繼訪問中國,中國國家領導人也多次訪問印度。

  21世紀以來,中印關系取得全面、快速發展。兩國領導人多次互訪會談,相繼簽署和發表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共和國關系原則和全面合作的宣言》(2003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和印度共和國關于二十一世紀的共同展望》(2008年)等一系列文件和宣言,雙方逐步建立面向和平與繁榮的戰略合作伙伴關系,中印政治關系有所恢復,經濟貿易往來穩步增加。然而,印度對于日益發展壯大的中國始終充滿了焦慮。莫迪政府上臺后,隨著印度經濟的快速發展,印度內外環境發生顯著變化,成為美國、日本重視和誘拉的對象,印度對中國的防范加強,中印關系出現跌宕起伏現象。在這種背景下,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印度不僅沒有正式參與,相反表現出十分明顯的抵觸態度。⑥這種現象的出現,是歷史根源和現實原因交互作用的結果。

作者簡介

姓名:王延中 方素梅 吳曉黎 李晨升 工作單位:中國社科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哥哥干_色哥哥_哥哥去_坏哥哥_哥也色蝴蝶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