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普通教育學
自主與規約:高考改革的現實矛盾與未來走向
2020年01月17日 10:56 來源:《中國教育學刊》2019年第6期 作者:喬錦忠 字號
關鍵詞:高考改革;現實矛盾;未來走向

內容摘要:高考改革以增加學生選擇權和高校自主權為價值導向,但以單向放權為導向的改革在實踐中面臨諸多問題。

關鍵詞:高考改革;現實矛盾;未來走向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喬錦忠,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副教授,管理學博士。北京 100875

  內容提要:高考改革以增加學生選擇權和高校自主權為價值導向,但以單向放權為導向的改革在實踐中面臨諸多問題。新一輪高考改革正致力于走收放結合穩妥推進的道路,為此需正視試點過程中遭遇的選才科學性與公平性、個人自由選擇與產業發展需求、招生計劃分配體制與省內定額市場競爭、選擇國家信用與專業信用之間的一系列矛盾與沖突,從而進一步明確未來高考改革的方向和思路:科學選才是必然趨勢,平權依靠政府專項計劃;應在滿足產業需求條件下,充分尊重個人選擇權;要規范辦學秩序和改革招生計劃分配體制;需加強信用體系建設,為高考改革創造良好外部環境。

  關 鍵 詞:高考改革 現實矛盾 未來走向 自主 規約

  [中圖分類號]G52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4808(2019)06-0019-05

  自1977年恢復高考制度以來,我國一直在進行高考改革的探索。1985年高考改革開始向減少科目的方向發展,實行“3+2”考試(上海實行“3+1”),1999年又開始實行“3+X”科目設置改革,2003年北大、清華等23所高校被賦予5%的自主招生權。在“3+X”方案中,設置3門自選科目,增加了學生的選擇權。給予高校5%的自主招生名額,擴大了高校的招生自主權。由此可見,高考改革一直以增加學生的自主選擇權和擴大高校的招生自主權為價值導向。

  一、新一輪高考改革致力于走收放結合穩妥推進的道路

  2010年《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提出要逐步實現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和多元錄取的招生考試制度,為高考改革指明了方向。2014年新一輪高考改革正式啟動,上海和浙江開始首批試點,上海實行“3+3”科目設置方案,浙江實行“3+4”方案。2017年北京、天津、海南和山東開始試點,采用“3+3”科目設置方案。2018年河北、遼寧、江蘇、福建、湖北、湖南、廣東、重慶等8省市進行第三批試點,采用“3+1+2”的科目設置方案,考生要在物理和歷史兩類科目中必選其一。

  科目設置方案從“3+3”和“3+4”到“3+1+2”的變化,明確體現了對考生選擇權進行適當限制的意圖。這標志著高考改革從單向擴大自主權轉向在一定約束條件下有限度地進行放權。同時,也間接反映出高考改革試點中遇到了一些困難和問題。2019年2月教育部正式宣布將按照“時間服從質量、進度服從效果”的原則,確保改革蹄疾步穩、有序推進。由此可見,新高考改革正致力于走收放結合穩妥推進的道路。

  以放權為導向進行高考改革很正確,但在實踐操作中不能一放了之,要邊放邊收。一邊培養學生和高校的自主能力,一邊進行制度和規則建設。經濟體制改革的基本經驗就是在簡政放權和宏觀調控之間不斷進行動態平衡。一方面下放權力,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不斷培育經濟主體的市場活動能力;另一方面積極發揮政府的宏觀指導和綜合調控職能,努力制定和完善各種規則。市場化改革過程也是經濟主體與政府共同成長的過程。高考改革借鑒經濟體制改革的經驗,在下放權力的同時,注重發揮政府指導調控和規范約束作用,不斷進行能力建設,走收放結合穩妥推進的道路,無疑十分明智。

  二、新高考改革試點過程中出現的矛盾與沖突

  穩妥推進高考改革,需要對出現的問題進行深入分析,找出背后深層次的原因。當前高考改革中備受矚目的矛盾和沖突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選才科學性與公平性之間的矛盾

  在各種反對新高考改革的論調中,最強有力的聲音是有人認為新高考招生錄取參考綜合素質評價對弱勢群體子女極為不利。弱勢群體子女在藝術素養、社會實踐、學科競賽和面試中的表現普遍不如其他社會階層子女。有人認為高考是寒門子弟通過自身努力改變命運為數不多的機會之一,對于他們而言,采用純分數錄取最公平。培養藝術素養、進行社會實踐、參加學科競賽和提高綜合素質需要大量投入。當前社會上圍繞著自主招生已經形成了龐大的產業鏈,高水平教練對學科競賽和藝術成績有重要影響。但這些教練通常身價不菲,而且很少會去縣城和農村。所以在自主招生中,縣城以下甚至地級市的學生普遍處于劣勢。同理,高考錄取參考綜合素質評價也會如此。

  但對于大學和社會而言,參考綜合素質表現所錄取的學生比憑借“裸分”錄取的學生通常更為優秀。浙江省通過“三位一體”考察學生的社會服務、研究性學習和藝術特長等,將學考、選考和綜合素質評價作為錄取依據所招錄的學生普遍受到高校歡迎。從選才的科學性來看,當考試成績達到一定水平之后,成績的區分度越來越低,借助于學科競賽成績和其他綜合素質表現更能識別出優秀學生。

  由此可見,當前高考制度改革遭遇了選才科學性與公平性之間的矛盾。參考綜合素質評價無疑可以提高選才的科學性,但同時會帶來對公平性的挑戰。采用依靠“裸分”的錄取方式,有利于保持不同地區和不同家庭背景學生之間的公平性,但會影響選才的科學性,加劇應試教育傾向。

  (二)個人自由選擇與產業發展需求之間的矛盾

  在上海、浙江高考改革試點中,選考物理的人數大幅下降。在過去文理分科的制度下,文科、理科考生之間有相對穩定的比例,這個比例是適應產業結構和社會發展需要長期形成的,大學應用性學科的設置和專業布點格局也是大體適應這個比例而形成的。新高考改革不再區分文理學科,賦予學生自主選擇權,讓學生選擇優勢學科,充分發展他們的天賦才華無疑十分正確,但這也對業已形成多年的學科設置、專業布點格局以及產業和經濟結構產生了沖擊。

  盡管教育行政部門再三強調高校要與中學聯動參與高考改革,對不同專業提出不同的考試科目要求。但地方高校客觀上存在招生壓力,招不到足夠的學生就不能獲得相應的經費。所以為了吸引學生報考,一些地方高校特別是新建本科院校多數并未對學生選考科目進行嚴格要求,結果導致這類學校的理、工、農、醫等學科,招到為數不少的理科基礎較差的學生,給教育教學帶來很多困難。

  對學生而言,興趣、特長和選擇權很重要,但考上高水平大學更實際。所以,考生的科目選擇常常帶有短期功利導向特征和機會主義傾向。特別是廣大中等能力的考生,為了在高考博弈中處于更為有利的位置,多數不再選擇物理、化學這樣區分度高的學科,轉而選擇文科或理科中難度較小的科目。這不僅影響到中學師資隊伍的需求結構,而且也會逐步影響到國家產業布局和經濟結構。從這個意義上看,新高考改革陷入了個人自由選擇與社會產業發展需求之間的沖突中。

作者簡介

姓名:喬錦忠 工作單位:北京師范大學教育學部

職稱:副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哥哥干_色哥哥_哥哥去_坏哥哥_哥也色蝴蝶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