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教育學 >> 普通教育學
美國反標準化考試運動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2020年01月17日 10:37 來源:《全球教育展望》2019年第3期 作者:周險峰 字號
關鍵詞:標準化考試;問責;考試統治

內容摘要:美國反標準化考試運動有多方面的訴求,但追求考試的公開、公平、有效及多元是其主要目標。反標準化考試運動對市場化時代的教育改革富有多方面的啟發,特別是在如何科學地看待考試及其對社會和教育的公平影響方面能給我們諸多的借鑒。

關鍵詞:標準化考試;問責;考試統治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周險峰,湖南科技大學教育學院教授。湘潭 411201

  內容提要:美國反標準化考試運動是美國標準化考試制度實施過程的伴生物并將與之相始終。百余年的反標準化考試運動大致可以劃分為兩大階段:19世紀末到20世紀70年代末為一個階段,這一階段主要反標準化考試的種族歧視;20世紀80年代至今為一個階段,主要反“考試統治”,也就是試圖消除考試左右教育活動的不良影響,特別是反對單純以考試成績作為教育問責的依據。作為美國“基于標準的教育改革”的傳動器,未來的標準化考試只會發生技術性改良而不會被取消。美國反標準化考試運動有多方面的訴求,但追求考試的公開、公平、有效及多元是其主要目標。反標準化考試運動對市場化時代的教育改革富有多方面的啟發,特別是在如何科學地看待考試及其對社會和教育的公平影響方面能給我們諸多的借鑒。

  關 鍵 詞:標準化考試 問責 考試統治

  標題注釋:本文系2014年度全國教育科學規劃國家一般項目“教育‘右轉’的抵制:批判教育研究的歷史及其理論建構”(項目編號:BOA140022)的研究成果。

  美國的“反標準化考試運動”(Anti-standardized testing movement)也稱“反考試運動”(Test-defying Movement)、考試抵制運動(Test Resistance Movement)、反高風險考試運動(Anti-High-Stakes-Testing Movement)、“拒考運動”(Test-refusal Movement)、或“罷(退)考運動”(Testing Opt-out Movement)。該運動自19世紀末20世紀初美國中小學實行標準化考試以來時斷時續,近年來不斷高漲,甚至蔓延成為一種全國性的社會風潮。

  歷史地看,美國反標準化考試運動的歷史大致可以劃分為兩大階段:20世紀初到20世紀70年代末為一個階段,此階段以反標準化考試的種族歧視為主題;20世紀80年代至今為一個階段,此階段所涉及的主題較多也較復雜,但主要還是以試圖消除標準化考試對教育自身產生的不良影響為主。美國反標準化考試運動在這前后兩個不同的階段中有高潮、有低潮、有蟄伏,表明了其曲折的發展歷程。

  一、反標準化考試運動的過去:反種族歧視

  標準化考試最初是以智力測驗(IQ tests)的形式出現于20世紀初的美國中小學。由于進步主義教育改革的興起、心理學作為專業領域的出現、科層化及“泰勒原理”對教育及其它生活世界的影響以及對科學知識與量化的依賴日益增加等原因促使智力測驗用于當時學校。不過,這也與當時隨著移民不斷增多而學生數激增導致義務教育問題叢生而教育問責及教學效率缺乏等有關,以致當時不少教育工作者和政策制定者認為,只有通過用考試結果來決定學生的智力或成績才能使教育更加有效且簡便易行[2]。這樣,標準化考試很快在美國當時的中小學中流行開來并在20世紀80年代后一直被作為“基于標準的教育改革”的傳動器而備受政府推重。

  但是,美國的標準化考試自始就具有強烈的種族歧視色彩。智力測驗是用常態分布或鐘型曲線來表明人的智力分布情況。當時,這種智力分布的設計者大多是由優生學的擁護者來進行的。這些優生學的擁護者們相信,在不同的種族群體中存在一個自然的等級,一時間“白人優越論”甚囂塵上。當時的白人學者們認為,考試分數證明了非裔美國人(黑人)智力天生低于北歐白種人;環境對學生在智力測驗中的表現作用甚微,智力從根本上而言是固定不變的;在非裔美國人的孩子中難以發現智力超常的兒童;擁有黑白混血血統的兒童比“純種黑人”所生的兒童智力要高;改善教育機會對黑人兒童智力的提高沒有什么幫助。這些觀點當時被看作是科學真理[3]。

  正因為如此,智力測驗很快被用于分流和選拔學生并作為教育資源分配的依據。到20世紀20年代,心理測量的擁護者還開發出常模參照性的“學業成績測試”,該測試的意圖在于明確學生對基本的學術性知識內容的掌握程度。在學校里,這些測試結果也用來對學生進行排序、分流,以維護已有的社會秩序。

  在大學入學考試方面,種族歧視的痕跡則更加明顯。早在1900年底,美國就首次出現跨州的考試機構“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the College Entrance Examination Board,簡稱“CEEB”),并于1901年6月舉辦了美國歷史上第一次大學入學考試,科目有數學、物理、化學、英語和歷史。1926年,“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又對考試進行改革,實行現在廣為采用的“學術性向測驗”(Scholastic Aptitude Test),即通常所說的“SAT”。這種考試,糾正了側重書本知識和機械記憶的考試偏向,重點評估學生是否具有在大學學習的能力。“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最初的考試形式是論文寫作,但是為了滿足戰后因《軍人安置法》(Servicemen's Readjustment Act of 1944,也稱“G.I.Bill”,)所激發的高等教育大眾化的需要,“大學入學考試委員會”采用了多重選擇題形式的“學習能力性向測試”。“學習能力性向測試”被認為是智力測驗的變種,“美國大學考試”(American College Test,簡稱“ACT”)的分數,更被認為與家庭收入及有效復制種族等級緊密聯系起來,這種考試成了下層社會和有色人種子弟進入大學的障礙。

  因其種族歧視的性質,標準化考試在美國中小學校中運用之始即受到批評,特別是遭到美國黑人學者們的強烈譴責。黑人學者們用大量雄辯的事實證明,美國黑人智力“低下”是社會原因造成的。這些代表性的美國黑人學者有W.E.B.Du Bois(1868-1963)、Horace Mann Bond(1904-1972)等。

  進入20世紀60、70年代,美國民權與黑人解放運動風起云涌,用“學術能力測試評估”及智力測驗來確定黑人孩子智力遲鈍的計劃受到社會的強烈控訴,但這些控訴大多數以敗訴而告終,其原因是,美國政府對標準化考試日益重視強化。例如,1965年約翰遜總統簽署了《初、中等教育法》,《初、中等教育法》強制要求所有在《初、中等教育法規》計劃資助之內的學生一年至少參加一次學業成績考試。這種考試基本是在3—8年級中進行,盡管有時候對更低年級的學生也進行考試。考分通常用于教育分流。實際上這時的學校考試與多項選擇性的智力測驗沒什么區別。到20世紀70年代,美國“回歸基礎”教育運動興起。“回歸基礎”教育運動實際上是一場嚴格學術標準、強化考試并對教育效能進行問責的運動。此運動成為美國“基于標準的教育改革”之濫觴。

  就整體看,20世紀80年代以前,美國中小學對標準化考試的抵抗主要是反標準化考試的種族歧視性質,爭取教育平等權。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80年代以前美國教育改革的主旋律就是追求教育平等[4]。當時對標準化考試的抵抗主要從兩個方面進行:一是在理論上,一些黑人學者們抵制白人學者們的優生學、“白人優越論”,并試圖證明黑人的智力并不是天生低下的;二是在實踐上,配合社會民權運動,控訴標準化考試的不公。

  不過,此段歷史中直接針對標準化考試的罷考行動卻很少發生。

作者簡介

姓名:周險峰 工作單位:湖南科技大學教育學院

課題:

本文系2014年度全國教育科學規劃國家一般項目“教育‘右轉’的抵制:批判教育研究的歷史及其理論建構”(項目編號:BOA140022)的研究成果。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哥哥干_色哥哥_哥哥去_坏哥哥_哥也色蝴蝶谷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