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東北 >> 區域特色
遼寧省發現340處紅山先民生活遺址
2020年01月10日 09:56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郭 平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遼寧省紅山文化考古調查取得突破性進展

  發現340處紅山先民生活遺址

  記者 郭 平

  核心提示

  從2017年開始,經國家文物局批準,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會同遼西地區的考古機構對遼西進行了大規模的專項考古調查。經過歷時三年的野外徒步調查,已然突破了我省紅山文化研究的瓶頸,新發現并確認紅山文化遺址416處,其中聚落類遺址340處,認定5000多年前的紅山先民在遼西地區依山傍水而居。

  遼西只是紅山先民的墓葬區嗎?

  2019年歲尾,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公布了一年的文物考古成果,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課題考古部館員于懷石代表團隊,向考古界的專家學者作了《大凌河中上游地區紅山文化遺存2019年度考古調查》的報告,在這一年的考古季里,他們在大凌河西部支流、大凌河南部支流流域的部分地區和青龍河流域共發現先秦時期遺址190處,其中,紅山文化遺址57處,包括聚落類遺址49處,墓地8處,進一步刷新了他們考古調查的成績單,現場專家學者報以熱烈的掌聲。

  這位年輕的考古人與她的同伴取得了什么樣的成績,能夠引起專家學者如此重視?

  事情還得從我省的紅山文化研究本身說起。

  自從上世紀70年代末我省紅山文化考古發掘取得重大成果以來,在遼西地區經過幾十年的野外調查和發掘,區域內已經發掘了阜新市胡頭溝墓地,朝陽市東山嘴遺址、牛河梁遺址、東山岡墓地、田家溝墓地、半拉山墓地等,這種較為集中分布的特殊遺存為研究紅山文化墓葬埋葬習俗、宗教信仰、社會組織、禮儀制度等提供了較為豐富的材料。

  但是重新再讀一遍這些遺址的名稱,即使不是考古人也會發現這里存在一個重大問題,所謂特殊遺址,其實就是發現的遺址都是墓地或者祭壇,而少見或者說此前我省根本還沒有發現紅山先民日常生活遺存。

  那么我省的紅山先民居住在哪里?他們的生產、生活狀況是什么樣的?這些局外人都非常好奇的事情,在考古學術界也是一直被關注的問題,因此,紅山先民生活居住類遺址的找尋已經成為我省紅山文化考古學研究的瓶頸。

  由此可以想象,在2007年至2011年進行的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過程中,我省考古工作者在做好相關工作的同時,對于紅山文化相關遺址的找尋給予了多大的重視。

  然而,幾年下來,普查結果并不理想,除了在遼西新發現幾處紅山文化墓地遺址,并在紅山文化遺址保護區范圍內發現幾十處墓地外,我省的紅山先民居住類遺址仍然不見蹤跡。

  與此相對,與遼西毗鄰的內蒙古自治區在第三次文物普查中考古調查取得了豐碩成果,赤峰地區、通遼地區文物部門發現了較多的紅山文化遺址,總數約1000處,其中,僅敖漢旗境內就發現了約530處。

  出現這種現象的原因是什么?難道紅山先民僅僅是將遼西地區當成墓地和祭祀區嗎?

  經過審慎的研究,2016年,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編制了《大凌河中上游紅山文化遺存考古工作計劃(2016-2020年)》,同年6月獲得國家文物局的批準。在這一工作計劃當中,極富遠見地列入了大凌河中上游地區紅山文化遺存考古調查的內容。

  三年徒步尋遍一萬平方公里溝谷

  在于懷石展示的地圖上,綠色部分是他們徒步走過的區域,如今已經覆蓋了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縣、建平縣和凌源市三個市縣的全境,探查走過的溝谷總面積已達一萬平方公里。

  三年間,他們新發現紅山文化遺址416處,其中,聚落類遺址340處、墓地76處,在考古人看來,這是一份異常寶貴的成績單。

  大凌河中上游地區紅山文化考古調查正式啟動于2017年,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朝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喀左縣博物館、建平縣博物館、凌源市博物館組成聯合調查隊,當時于懷石是調查隊中唯一的女性。

  調查前,他們會在手機地圖上確定一天調查的區域范圍,基本上是圈定一條小支流的流域范圍,或者是干枯的河流所在的一片溝谷。

  考古調查隊共分成4個組,確定調查的區域后,調查隊員會從河邊或者谷底直到最近的山梁一字排開,逆流而上,每人之間根據地勢相距一二百米的距離,一路仔細察看暴露于地表的古代遺物。

  調查開始前,調查隊曾經進行過一次集中的業務培訓,重點學習認識紅山文化遺物的典型特征。

  當然,確定遺址的主要方法目前還是根據地表采集到的陶片、石器等實物標本。以陶片為例,紅山文化的陶片是夾砂紅陶和泥制紅陶,夾砂陶器表面多飾“之”字紋,這與青銅時代的陶片區別非常明顯,如果與興隆洼-查海文化的陶片相區別,難度就要增加許多,需要辨別陶片的厚度、陶片的紋飾。于懷石笑了笑,說:“興隆洼-查海文化陶片的三段紋飾,那種壓印‘之’字紋在我們看來,跟紅山文化陶片上豐富的紋飾比較起來,差別大了去了。”當然,這樣的認識能力是經過專業學習才會具備的。

  野外考古調查明顯受季節影響,最適宜的時間為春秋兩季,這兩個季節沒有遍野的青紗帳,地表覆蓋物較少,有利于觀察。

  考古人有句話,叫做實干的人運氣好。大凌河中上游地區紅山文化考古調查隊就是實干型。

  紅山文化考古調查在2017年3月從喀左的東山嘴遺址附近起步。

  調查一開始,就收獲連連。現在經過了三年,于懷石已經難以確切地回憶起一次次新發現時的驚喜了。

  他們發現的第一處紅山文化聚落遺址便是水泉溝西山遺址。遺址位于喀左縣坤都營子鄉張家窯村附近,所在的山丘平面近橢圓形,呈東北西南走向,山勢較低矮平緩,頂部較為平坦,中間高四周低。遺址位于山梁的中部偏東位置,保存情況較好,未見人為破壞跡象。整個山坡地表上都散落少量泥質紅陶片和夾砂紅陶片,遺物分布面積較大,素面陶片較多,較碎小,器形無法辨識,經過仔細觀察分析,最終確認這是一處紅山文化聚落遺址。

  紅山先民依山傍水而居

  熟悉紅山文化研究歷史的人們都知道,不少遺址的發現都帶有意外的成分,而這種意外同樣也出現在了考古調查的過程中。

  有一次,考古調查隊的調查區域為一處坡度較緩的山岡,司機師傅看一行人走得辛苦,就將車沿著沒有路的山坡一路開上了山岡,大家見了,忙幫他找了一處平緩的開闊地停車,調頭。

  大家分散開去調查,轉遍了山岡后,回到車邊休息。無意間,人們在一旁的草叢中看到了一片夾砂紅陶片,大家興奮起來,于是繼續尋找,很快便在附近又找到了一片,還能與剛剛發現的陶片合成一大片。原來當地農民曾用鏟車對這里稍作平整,平整地面時將埋在地下的文物標本鏟了出來,一個偶然的機緣,這樣一處面積達一萬平方米的紅山文化聚落遺址被發現了。

  在于懷石制作的地圖上,如今新發現的紅山文化遺址呈星星點點狀分布于各處,通過處理這些遺址信息,他們已經歸納出了紅山先民選擇居住址的規律。

  調查新發現的紅山文化聚落類遺址多分布在河流兩岸的山坡、平緩山梁的梁頂、開闊平坦的山丘頂部。紅山文化墓葬遺址大多分布在河流兩岸山梁頂部或獨立的山丘頂部,少數墓地分布在緩坡處。聚落類遺址和墓葬遺址多沿河分布,兩河交匯區域遺址和墓地較豐富,聚落類遺址多選擇鄰近水源,背風向陽、地勢開闊平坦的位置。

  此外,在調查區域南部的大凌河西支流、大凌河南支流、第二牤牛河和老哈河中游南段地區,紅山文化聚落類遺址和墓地大多相伴分布,墓地一般位于山梁、山丘的頂部,聚落類遺址多位于離墓地不遠的坡地上。在調查區域北部的老哈河中游北段和蹦蹦河地區發現的紅山文化遺存中,聚落類遺址分布密集,遺址數量遠遠高于墓地數量,在聚落類遺址分布的密集區極少發現有墓地。當然,這些位置目前處于保密階段。

  在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調查規劃中,還有北票市和朝陽縣兩地等待調查,于懷石說:“遼西地區是紅山文化分布的核心區域,我們對于接下來的調查充滿期待。”

  考古 調查

  2019趣聞

  遭遇狍子和大花蛇

  于懷石說:“采集到文物標本以后,確定遺址的性質和大致范圍就相對容易一些。”

  從已經發現的紅山文化遺址中所采集到的文物標本來看,聚落類遺址與墓葬類遺址特征有明顯區別,很少有重合的情況。在墓葬類遺址上可以采集到筒形器的殘片,而這種殘片在聚落類遺址中基本沒有發現,那里多是一些生活用具如罐、缽類的陶片。

  每當采集到文物標本,考古調查隊員會召喚更多的隊員前來,大家以采集到標本的地方為中心,相互間隔更小距離,向四周細細地探察。

  于懷石說:“向四周探查的時候,可以很明顯地發現,越過某一處時,往外就再也沒有新的發現了。”通常情況下,考古調查隊員便將那里確定為遺址的一處邊界,當所有的邊界都確定以后,考古調查隊員會利用手機地圖圈定遺址范圍。她說:“跟以前用皮尺測量相比,這種方法既快又準。”

  近年來遼西地區的生態環境保護得比較好,這是于懷石在野外考古調查中親身感受到的。

  “在調查時,可以經常看到野雞,還有狍子。”有一次,于懷石在林間向前一步步小心地走著,猛一抬頭就看見了一只長得幾分像鹿的小動物,它跑起來的時候,短小的白色尾巴在樹林間跳躍,很是醒目。

  說起野外調查的辛苦,于懷石笑了:“還好吧,三年下來,還沒有發生隊員考察時負傷的情況。”遼西的山丘雖然平緩,但是在慢坡地上經常會有雨水沖積形成的裂谷,他們稱作沖溝。這些沖溝兩壁陡峭,下面深達數米,往往是走著走著就突然出現在考古調查隊員面前。這時候直接翻越非常危險,他們只好選擇繞行,大大增加了調查的難度。

  進入6月,野外調查時還會經常遇到蛇。于懷石表情淡定地說起遇到蛇的經歷,她說:“我們遇到的蛇一般有淺綠色的和帶花紋的兩類,帶花紋的蛇當地人叫野雞脖子,是毒蛇。”

  一次,考古調查隊員在一處山梁上看到一個圓形建筑,就奔過去看,剛靠近門口,便看到里面盤著一條大花蛇,大家趕緊離開。還有一次,調查了一天的隊員沿著山間小路依次下山,跟著前面的隊員走,她聽見一陣沙沙的劃動荒草的聲音,定睛一看,有一條蛇從腳前飛快地竄入一旁的草叢,驚得大叫一聲。

  當然,在調查時,最令于懷石頭疼的是那種松樹林,高大的松樹下面往往長著密密實實的灌木叢,足有一人多高。說著她嘆息一聲:“當地人很長時間不割了,沒有路可走,有那么幾次,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鉆過去的。”

作者簡介

姓名:郭 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哥哥干_色哥哥_哥哥去_坏哥哥_哥也色蝴蝶谷影院